2017年年終聚餐通知...
11/9-12/7練唱安排
2017年宇宙光聖誕特...
2017/11/23資源流通
2017.11.16練唱報告
 
2017 年笑話集
請趕緊為師母禱告
2016 / 2017 好文章集...
為鏡芬組任榮生的...
8/31迎新送舊聚會
 
 
 
 
容老師的話
 
  結婚四十週年與關門  
2010-10-18
  發佈人:Noreen
 

剛剛過完的十二月份,對我個人而言,具有相當特殊的意義,因為是我和我太太結婚四十週年紀念的日子。要維繫四十年的婚姻,而且一直都這麼好,除了我和我太太相當用心經營婚姻之外,神的憐憫更是最大的因素。

記得十年前,我幫別人製作一張CD時,遇到一位頗具盛名的製作人,那時他才剛與他太太辦完離婚手續,當他得知我結婚三十年時,非常訝異,甚至帶著有點不可置信的態度問:「你怎麼做得到愛同一個女人三十年?」當下,我也愣了一下,接著回答說:「我當然不可能在三十年的每分鐘裡,都這麼愛著我太太,這部分我做不到;但我可以做到在三十年的婚姻裡,不去愛別的女人。」

由於我太太和我都是常有機會站在台前表演的音樂人,因此,過去這四十年的時間,的確有些人對我們表達特別的好感與善意,但對於他們所表達的友好態度,我們都特別謹慎地面對。長久以來,我和我太太在面對試探時,養成一個「關門」的習慣,那就是在感覺不妥或者在沒有把握的時候,就先關上門,這個「關門」的動作,反倒巧妙地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對別人、對自己都是件好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感謝神保守!至今,神沒有讓我遇到「不能關的門」或者是「我不想關的門」。

聖經箴言四章14~15節對我們有很深的提醒「不可行惡人的路;不要走壞人的道。要躲避,不可經過;要轉身而去。」

所以在信仰道路上也是如此,我於民國七十六年受洗,信主這二十年來,要說自己天天都那麼地愛神,我肯定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努力在這二十年中,不去愛別的神!如果你問我這些日子裡,難道沒有遇見試探,答案當然是有!首先,仍要感謝神一路的保守與引領;再者,信仰的道路上,我仍保有這「關門」的習慣,當遇見試探時,適時地將門關上、關緊。

民國七十七年進入宇宙光服事後,開始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學習像一隻駝鳥,將頭埋進去後,就不再向外觀看或留意其他的工作機會,因為我清楚明白,神要我在宇宙光的服事,不是蜻蜓點水;而是全心、全意、全職的服事。

舉例來說,我和我太太都屬過敏體質,我們曾與友人談及美加地區的氣候,對我們這種過敏體質的人較為適宜,因此漸漸有人輾轉知道這件事情。有一回,有個福音機構需在美加地區成立個分支單位,當時他們的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說:「聽說你和你太太都喜歡美加地區的氣候。」我一聽,立刻回覆說:「喜歡歸喜歡,服事歸服事!」對方反應也很快,馬上明瞭我的話,就不再往下細談。

還有,我身為一個音樂人,自小培養自己站在台上當主角,不然至少是個大配角,而不是做個跑龍套的人;因此,後來以詩歌與音樂服事神時,便時刻提醒自己「主角不是我」,在我的音樂事奉上,主角當然是神,第一配角則是聽我唱歌分享的人,而第二、第三配角,恐怕也還輪不到自己。其實調整這部分的心態,說起來是容易,但是做起來可是臨深履薄,畢竟,音樂表演藝術過去在我的心裡,一直佔有很重要的位置。

記得有一次,有個福音歌劇邀約我擔任一個重要的獨唱角色。當下,真是難掩興奮、嚮往的神色,但於下一秒鐘,我立即回絕這次邀約,因為心裡清楚明白,與音樂相關的福音事工上,自己並無十足把握去區分或拿捏,到底接受這福音歌劇的邀約是神的帶領、做神的工?還是我藉此機會去從事我所嚮往的音樂表演?而且參與這項音樂事工之後,是否會投入太多的時間與心力,而影響自己原有的服事?於是,當對方詢問是否因排不出時程而予以回絕時,我不加思索的回應:「是!」其實,心所嚮往之事,心中想做,就一定能騰出時間完成。或許有人會說:「毫不猶豫就回絕,豈不是關上神為你開的門!」我想這就讓神來帶領吧!我有信心,神如果要我去,祂一定不會只敲我一次門,祂會一次又一次的敲門,直到我信心十足!

其實,在任何無法確認、且無十分把握的情況下,適時關上門、關緊門更顯得需要。否則,面對一份自己嚮往、又能展現自己才華的事工時,很容易找出一百個藉口說服自己去接受!例如:這份事工是可以傳福音啦;這個場面可以做得很大啦……等等。

直到如今,我關了很多扇門,也覺得關門的時點算是恰當、得宜!當然也有些情況,我有信心不必急著關門。多年前,曾有一位基督徒的朋友,準備做一家台灣最大的CD公司,就告訴我說:「幾經考量後,由你擔任音樂總監最為合適,雖然我也知道你是全職服事神的人,但我仍想要詢問你的意願。」這時,我反倒繼續和他談,並且笑笑地問:「你打算要支付多少酬勞啊?」因為我好奇地想知道一下,究竟我的專業在市場上還值多少行情。像這種情況我就不會立刻關門,因為很有信心與把握,無論這份酬勞有多高,都無法動搖我在宇宙光的服事。

婚姻的經營、對神的服事和「關門」的藝術似乎存在著微妙的關係!很多人之所以有婚外情或其他不好的事情發生,或許不一定都是主動的,甚至推諉事情是自然發生的,自己無力阻止與扭轉!我不確定這些當事人是否思考過,該主動「關門」之時,他們把門關上了嗎?關緊了嗎?同樣的,也有不少人在服事的過程中,幾番曲折、百轉千迴,經歷各樣的試探、誘惑,我想或許都可以想想「關門」的藝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