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年終聚餐通知...
11/9-12/7練唱安排
2017.11.23練唱報告
2017年宇宙光聖誕特...
2017/11/23資源流通
 
2017 年笑話集
請趕緊為師母禱告
2016 / 2017 好文章集...
為鏡芬組任榮生的...
8/31迎新送舊聚會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6.11月  
2016-11-10
  發佈人:J
 

 憶慈母-- 代禱的勇士

治生組/高春子

 

詩歌精選:〈有人在為你禱告〉

似乎你已禱告,直到力量殆盡,流眼淚如下雨滴,終日不停。

主關心,而且瞭解你能忍受多少,祂將告訴別人為你禱告。

有人在為你禱告,有人在為你禱告,

當你覺得寂寞孤單, 你內心將要破碎,

要記得有人在為你禱告。

 

    第一次聽到這首詩歌時,歌詞意境字字句句如排山倒海深深的牽動著我複雜的思緒,淚水如關不掉的水龍頭般嘩啦嘩啦般地流不停,更加深我對母親的思念。 

    母親中年時就罹患慢性支氣管炎。在醫術不甚精湛的那個年代,加上個人對健康的疏失大意,導致慈母深受慢性病所苦近十餘年之久,之後終敵不過病魔所噬回歸天家。 

    離世至今近二十年,思母之情從未間斷過,尤其在面對生活困境時更甚。神賦予母親禱告所產生的力量如最高的山峰為榮耀神的名矗立,如最深的海洋彰顯神生命不住的氣息。

     即使在病榻前,母親仍不時跪在床邊為神的事工代禱,因為她深信「靠著那加給她力量的主,凡事都能」。因著母親單純強而有力的禱告,讓我與家人在生命環境淬鍊中,經歷許多蒙受神眷顧賜平安的祝福。 

    從以下個人生命歷程見證分享中,神超乎我們所求所想的作為,讓我經歷無數蒙福的恩典。 

    我出生於台東縣大武鄉原民部落的小村莊,父母務農,雖不富有,但家裡充滿著愛,父母雖不識字,但卻渴望我們受教育。 

    我幼年時,因同儕於遊戲間不慎,造成我受傷跛腳。爸媽很遺憾當時我的腳沒有醫好,民國69年又帶我至台大醫院接受髖關節手術,雖有良好的醫療設備,且我的主治醫師是權威有名的骨科醫師,但計劃改不了變化,我的腳終究沒能治好。 

    主的呼召在每個人的計劃都不同,我這一生嚐過失敗多次,每當想演好人生的角色時,卻不盡理想。 

    求學過程,父母給我很好的環境,國小畢業,就鼓勵我住宿,讓我好好讀書;後來雖考上師專,但礙於身體殘缺,被拒絶在校門外,讓我痛不欲生,很多師長關心我,深怕我做儍事,校長也送我一本書《汪洋中的破船》(第一版)。在父母的禱告及深愛我的師長、同學關心下,托住我不放棄自己。 

    在婚姻裡,我也努力扮演妻子的角色,但終究還是回到自己,一個人獨力撫養正在求學的孩子,大女兒正進入大學,小女兒高二。 

    回想當時生活,若不是主的帶領,這條路我絶對無法往前走。主說:我是真葡萄樹,你們是枝子,枝子若離了葡萄樹,就不能做什麼,專心仰賴祂,祂必保守你十分平安。 

    因此主的話,是我的力量,也是我的盼望,無論任何事都尋求神,懇求主憐憫我,如同聖經記載以利亞照顧一個寡婦,讓她生計綿綿不斷。 

    所以,經歷主奇妙帶領,當我經濟困境時,耶和華以勒的神,就供應我奇妙的恩典,祂豐富了我的生命,使我在祂的保守眷顧下得著護庇。 

    我於民國97年榮獲身心障礙優良勞工,當時台北電台前來單位訪問;同年也上原住民電視台談話人生節目,內心是錯綜複雜,思念父母親的愛湧上頭,因為正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由衷的說,信耶穌是多麼幸福的事,縱使有烏雲密佈,但我不害怕,因為一生的計劃交予主,順服祂的帶領,進入那流奶與蜜之地。 

    感謝主!神的恩典讓我有機會加入宇宙光百人大合唱,自信心微小的我,在容老師、容師母、聲部長的教導下,不斷的練習用歌聲頌讚主,亦讓我的生命更加添豐富。 

    回顧自己在不是天色常藍的人生中,但祂仍然以誠實待我,以慈愛安慰引導我。照著主的計劃成就,禱告中,遵守主的話,全然放心的交給祂,單單討祂喜悅!壓傷的蘆葦你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你不吹滅,凡倚靠你的,都必從新得力。 

    如今現實生活中少了母親殷切的祈禱聲,那曾經是我在面臨生活挫折中最強而有力的支持和依靠,母親單純仰望凡事交託神的堅定信念,激勵我積極效法母親為萬事、萬物、萬人代求的心志,讓我也能成為代禱的勇士,把母親對獨一真神耶穌基督單純仰望的心,能世世代代傳承到後代子子孫孫,深切的祈禱我的家族能永永遠遠成為基督化的家庭,榮耀主名,凡事榮神益人。

 

經歷神奇妙的保守        

治生組/林淑蕙      

     今年9/28教師節,對我個人來說真是一場可怕的經驗。 那天因颳風尚未遠離,連放了兩天假,但對我這位今年退休人來說,其實有無放假都是一樣的。   

    那天一早陪一位上海來的福音朋友,到振興醫院作白內障的手術。她對台灣的醫生有信心,當然手術相當成功。 

    近中午送她回福華飯店休息,回家後趕緊幫先生上頂樓收拾颳風後的殘局。真像拚命三娘賣力收拾, 誰知一腳踩了爛泥, 隨即聽到後腦撞及地面兩大聲,而後整個人摔平在地。 

    在一剎那間,我雙手抱住頭,向主呼喊:主耶穌,阿門! 連續喊了10幾聲,一直呼求主與我同在,救救我!當時我先生嚇住了,想要來把我拉起,我說不要動,我讓我躺一下。 

       之前我閃到腰去看骨科,做了骨質密度檢測,醫生說我的骨質流失太多,達到-3-4之間,叫我要小心不可摔跤,免得很容易造成骨折。當下我知道是主托住了我,祂與我同在,讓我可以自行起來,全身骨骼感覺是完好的,也沒有頭暈嘔吐的現象。頭部有腫起一個大瘤,就一直冰敷後腦袋。 

       隔日去看了仁愛醫院蕭院長,他很仔細作了一些測試並且照了片子,沒有任何一根骨頭骨折,真是感謝主。因我退休後去仁愛醫院作志工,院長就像我們的親人一樣。 雖知院長不是基督徒,我對他說:是主耶穌救了我,並向院長傳這寶愛的福音。院長微笑地點著頭。 

       由於我當初信主並未徵得先生的同意,且婆家、娘家都是傳統拜拜的,家中有供奉土地公及祖宗牌位,所以先生不認同我信基督教,也無法接受我不拿香拜拜。每逢初一、十五、先人忌日必須祭拜的日子,先生常給我臉色看,在拜拜的事上真是爭戰不斷。 還好孩子們支持我,常勸他說:「信仰是自由的,要尊重媽媽的決定。」 

    聖經上有說:「在基督的名裡受辱罵,便是有福的。」近些年來,我經歷很多主耶穌的神奇看顧,先生漸漸較能接受了。因主的救恩是以家為單位。主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要持續不斷為這個家能歸入主名向主禱告,主是信實的,他的話必不落空! 

    至於上述那位上海來到振興醫院作白內障手術的朋友,已決志信主。因眼睛一周內不能碰到水,她答應下次回台灣複診時,願意受浸得救。真是感謝讚美主!

 

不一樣的海外行

宗崙組/張樂慈

今年暑假參加希望基金會主辦的立陶宛與芬蘭國際健走活動,如果要寫波羅的海三小國與芬蘭的出國遊記,坊間的書店、網站都可以找到相關的資料,所以我想寫的是國際健走活動,是多麽地不一樣的旅行:

出發前大家不是忙於裝扮與採購,而是「行前訓練」,在台北37度高溫下,基金會帶著我們上陽明山以及坪林金瓜寮溪畔走路訓練。為茁壯自己的體力,團員們也紛紛晨跑與晚間健走;我也拖著愛犬,在台北市的公園及學校校園練腿力,大家心裡都有數:此行是要走一百多公里喲!。

出門前,基金會的志工們,為團員製作好幾百個「串珠國旗別針」伴手禮,利用串珠與別針,串出芬蘭、立陶宛與中華民國的國旗,精緻又漂亮。

在語言不通的異鄉,不論大人或小孩,只要秀出他們熟稔的國旗圖案,無不發出會心的微笑(他們知道:我們是有備而來),在送出對方國旗別針的同時,我們也附贈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別針,如此,他們就曉得這是來自台灣人所留下的溫暖的情意。

在健行的行進中,我們都是戴斗笠,穿著團服,很容易就被識別出來了。途中曾遇到老外對我喊:「Nice Hat!」。在立陶宛健行的終點,一位爸爸當場脫下他的T恤交換我們的斗笠,而他害羞的兒子好幾度在我們身邊徘徊,最後帶著歐元來,想要購買團員的斗笠(當然我們二話不說,奉贈啦!),每位團員都有兩頂斗笠(立陶宛與芬蘭各一頂),都會有段斗笠被留在異鄉的故事哦!

「宮堡基廳」是歐洲團必去的景點。走多了皇宮、城堡、教堂與市政廳,回國後看著上千張的照片,分不清是那裡的廣場?那個教堂?而健走團是走進他們的鄉間,走在芬蘭的無人島,連帶隊多年的行健領隊都未曾到過的小城鎮。

在立陶宛的Jurbarkas的鄉下,一位農婦拿著大袋子叫我們自己摘她果園裡的蘋果與酪梨,我們被邀請至她的家,她端出她所做的果汁、起士,因為語言完全不通,七嘴八舌之下,她攤開地圖,終於曉得這群陌生客是來自遙遠的台灣。

另外一組團員也被邀請至一農家,他們為一位老農夫慶生,歡唱國台語版生日快樂歌,還有團員被贈與農夫親手種植的黃瓜及水果。在芬蘭經過事前會長的安排,團圓分成四組參訪當地的芬蘭家庭,我們享受芬蘭家庭熱情的款待:吃點心,喝咖啡,甚至吹笛子、彈鋼琴、採藍莓…,我也見識了祖傳多代細緻美麗的茶杯。

分別來自東西兩個半球,相距二萬多公里的人,能夠在此刻近距離溫馨的分享與熱情的擁抱,深深相信她們的夢中有我們,而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她們。

無人島上滿地的藍莓與紅莓,芬蘭在地鮮美的魚湯、印歐民族修長的身材、波羅的海三小國為爭取獨立的堅持與忍耐…,太多太多的感動無法用拙筆道盡,這麼不一樣的海外旅遊,難怪國際健走團常常會都爆滿。

 

 

     載奇組/  

一對夫妻經常因為細故爭吵,不得已轉向長者求助。眼見雙方不斷相互指責,長者要求他們回家後各自在白紙上寫滿對方的優點,並約定下週見面再談。結果這對夫妻一週之後回去告訴長者,他們已經和好如初了!

可見學會轉換角度,就會改變態度。這對夫妻用欣賞和肯定取代了挑剔責難,所以他們胸臆之中才有一番新的氣象、新的世界。

那位長者讓當事人換個角度看問題,因而改變了他們的思維,也挽救了一樁瀕臨破裂的婚姻;故事裏我們看到了圓融,也看到了智慧。

其實,在「百人」的互動當中,這樣的故事也處處可見。

您可曾留意指揮是怎樣「面對」錯了節拍或失了音準的問題?如果沒有「換個角度」的修養,他/她們還能如此巧妙地「點」出我們的錯誤嗎?

有一首難度較高的曲子,練習多次之後錄音試聽;老師的評語是「雖然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但是知道大家都很努力,只要用心一定會愈來愈好的!」您瞧,用這麼肯定的語氣說出心中的期許,誰還敢不用心不努力?

朋友,如果您認同哨兵的觀點,好不好讓我們現在就利用閒暇的時間勤自修、多練習;不要再讓老師和指揮臨場修煉「換個角度」的涵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