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半年行事曆...
20180412練唱報告
4.12練唱-分部
2018/03/29練唱報告
2018/03/29資源流通
 
分享一首很美的詩...
笑話集
急需為師母禱告!
好文章集錦
傅寶華牧師追思禮...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8.1月  
2018-01-05
  發佈人:J
 

 

恩典腳蹤   小川組/江澄枝

 

    多年以前,我在美國賓州的一次差傳大會中曾立志宣教,可是一直未能實現,直到前年有個機緣加入「美加恩典合唱團」在台灣的監所巡迴佈道;去年10月我二度參與,在我服事的道路上是很好的學習。

    我特別感受到這群旅居異鄉同胞的熱忱,因著耶穌的愛,他們願意奉獻時間金錢和心力回到台灣,關懷被禁錮在監所的收容人。

    這個事工至今已有11年了,在全台及離島50多座監所撒下福音的種子,建立教會、捐獻鋼琴、視聽設備和圖書等等,為的是拯救失喪的靈魂,期望他們在黑暗困苦中被神得著,走出自由、有盼望的人生。

    今年我們C團主要是多倫多兩間教會的弟兄姊妹組成,只有我和另一位姐妹是台灣加入。團員平均年齡65歲以上,堪稱「千歲團」,和宇宙光百人大合唱有得比。

雖然年紀大了些,但老而彌堅,有著迦勒的心志,每年千里迢迢的飛回台灣走遍各處監所,不怕苦不怕累,我們深信監獄的圍牆只能關住他們的身體,不能困住他們的心,只要他們被神的愛觸動,那福音的種子必會發芽成長。

事實上,歷年來已結出了不少果子,因為後續有包括更生團契的傳道人和志工的跟進,後者付出的心力更多,已經讓很多的人得救。

    團員中,最有力的見証是位更生人,她曾經身陷毒海而入獄。因為在獄中認識了耶穌,生命改變,靠著上帝活出新的生命,17年來走在正路,獨力撫養一雙兒女,有美好的見証。連續三年,她都以自己的生命故事現身說法演出短劇來激勵跟她有同樣經歷的收容人,期待他們不放棄自己,讓他們看到「上帝有情,人生有望。」 

    在去年1014天行程中,帶著我們由北到南的遊覽車司機「冬瓜」大哥並不是基督徒,車上還擺放一尊彌勒佛木雕像。從第一場在彰化監獄佈道起,團長及牧師邀請他和我們一起進入監所,他看到我們在佈道會上所做的,每次都感動流淚﹍﹍到了台南,他就決志信主了。

    後來我們發現車上的彌勒佛不見了,換上他在新樓書房買的「主賜平安」和「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的桌立型經文。

    在行程的最後一天解散前,冬瓜大哥說,他以前休假時最大的嗜好是釣魚,今後多了一項就是「上教會」。「冬瓜」是我們此行結的一個佳美果子。

    在這次短宣中,感動人的事不止一兩件,你參與了就會知道 神愛世人,祂要把救恩給每個人,甚至那些貧窮的、殘障的、不可愛的、吸毒的、犯法的…… 就算你不參與,神要救人的靈魂也會藉由不同的管道,就如以斯帖一樣,「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了現今的機會嗎?」

    我們今日得了神兒女的位分,我們可以做什麼?神在等候,等候你把這份愛的禮物送給需要的人,你只要把神給你的交出來,趁著白日殷勤做工。

    願明年的恩典之旅,仍有我的腳蹤。感謝讚美主!

 

小黃的奇妙旅程

          小川組 / 廖世元 

    我來自於雲林縣二崙的小村莊,二崙鄉供應全台灣綠色蔬菜1/3以上。可想而知我周遭的大人們八成八以上都是從事「種田、養豬、養牛」,鄉村裡面的偶像廟和教堂的比例可能有1001以上。教會人士說:雲林縣是一塊硬土,一點都沒有錯。

    自小的教育教導和自己對於讀書和未來出路認知是,讀書是「高級的」,未來的工作也是應該要做「工程師、醫生」這種聽起來很厲害的職業。某位師長甚至在朝會升旗台上喊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樣的一句話。過去的教育觀念讓我現在偶而無法接受我現在是小黃司機的身份。過去我也是一個「何不食糜」的紈胯子弟呢。

    我相信  上帝在我孩童時候已經在我身上灑種。國小每一年寒暑假都到台北的姑姑家度過,她成人領洗信主已經超過40年。每周日,我跟著她的孩子一起上主日學。小腦袋裡面順序是:好吃的點心、有趣的同齡玩伴、玩具、以及沒有記住的聖經故事,最後奉獻的五塊錢是以後上天堂後要用的錢。

    2016轉職開始小黃的旅途。如果沒有轉職開小黃,我肯定不會參加百人大合唱,沒有機會加入這樣的溫馨大家庭。

    車裡面有掛十字架、播放詩歌、抽金句。常有主內肢體聽到音樂旋律,驚訝的問:這是詩歌嗎?我載到主內肢體時,格外的開心。

    2016年末尾牙之際某一天,傍晚飄著小雨又濕又冷,這樣的天氣搭車的人應該會很多。但是我約莫有一個小時沒有生意,心裡也沒有特別的沮喪,很平靜。終於有一位女士上車,利用停等紅綠燈空檔送她一張祝福的金句卡。她看了卡片問:你是基督徒?我先生也是。

    我以為她也信主。很開心的說:剛剛一小時多都沒有客人,原來上帝要我等妳上車。她也回答:剛剛她面前有四台計程車經過都沒有停下來。

    一小段的寒暄後得知,她夫家全都信主,只有她未信主,但是她沒有很強烈的抗拒 耶穌基督這一件事情。公婆有穩定的聚會,丈夫已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去聚會。她那時候也因為先生腦癌末期傷心難過。發現腦癌時,醫生判定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但是  上帝給她丈夫更多的時間和家人相聚,而且持續和病魔努力爭戰著。   

   我送她到目的地的過程中,為她的先生求 主醫治的禱告,慰勉她趕緊信主和先生一起回到教會接受 上帝的祝福和醫治。

    這是這一年來經歷很多很多開心、難過、生氣、沮喪、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經歷上帝奇妙故事。

 

凡事都有神的美意

  小川組 / 洪金招 

我是來自高雄旗山的鄉下孩子,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父母沒有讀過書不識字,但是對我們三個都呵護倍至,所以小時候的生活真的是無憂無慮!

從未離開旗山家的我,長大了第一次離家是到台南讀家專。專科一年級時,因為哥哥北上至台大就讀,爸爸給了我一萬元的現金,希望我跟著哥哥去台北看看,看看台北人和南部人有什麼不同。

到了台北,那霓虹燈閃啊閃啊!我的心都也跟著閃爍著飛舞了起來。從此以後一心嚮往著大城市的繁華,家專一畢業就直接到台北就業了。在台北認識了我的先生,結婚、生子,很努力的打造出自己的家,為著家人打拼。

孩子一個一個長大,朋友介紹我到永和禮拜堂益人學苑上英文歌唱班,我還記得朋友對我說:「小心哦!那老師、班長會叫我們信基督教哦!」我心直口快的回說:「我不可能啦!我絕對不會信基督教啦!」

上課時我總是第一個到教室,希望可以在教室稍坐休息一下,也避免遲到;班長卻老是來找我聊天,心中雖然不怎麼樂意,卻也沒有拒絕。一年過了,有天班長說他們家中有個讀書會,問我要不要參加,我心想:「讀書會真好,大家一起看書討論,多好啊!」就答應了!回到家中跟女兒說起此事,她說:「媽媽,哪是讀書?是讀聖經啊!」我心想:「反正聖經應該也是好書吧,就讀吧!」就這樣一路走來己經七、八年了,現在讀書會成了永和禮拜堂的小組,在聚會中,我也會帶禱告、帶敬拜、分享讀經感動。

民國101年時,女兒告訴我懷恩堂有百人大合唱的演出,邀我一同去欣賞,我也就真去了,那是一場令人感動的音樂會。

那晚的歌曲非常美,大家唱得超級棒,深深打動著我,在受到感動與鼓勵之下,我就這樣進了宇宙光百人大合唱。這讓我想起小學四年級時同時被選上合唱團及手球校隊,也不知道為什麼當下選擇校隊而錯過了學習音樂參與合唱團的機會,一直到了我工作成家後,加入合唱團一直還是我遙不可及的夢想,沒想到在我遺忘這個夢時,上帝給了我這樣一個奇妙的機會。

進了百人後,因為工作忙碌,而百人的服事比我原先想的負擔的多,原本我一直抱持著自己只會參加一年就離開的想法,但是在這個滿有愛與恩典的團體中,一轉眼下來今年度是我參與的第六年。

在這裡除了學習歌唱,其實學習到更多的是主的話語,聆聽弟兄姐妹的分享,容老師與師母的教導,對我來說受用良多,能在這個大家庭中與弟妹姐妹一起沐浴在主的愛與恩典中,心中滿是感恩與喜樂。

一路走來,我雖然尚未受洗,但是羅馬書第十章十節這樣說了:「因為人心裡相信、 就可以稱義. 口裡承認、 就可以得救」所以我知道我就是神的兒女,我知道親愛的阿爸父一直與我同在。祂知道我的困境,前面的路都有祂的陪伴,我只要緊緊跟隨祂,凡事都有神的美意,神必保守看顧我!

 

 

恩典滿滿     小川組/李富惠

 回想進入百人大合唱至今已18年頭。民國88年,經由同事邀請去懷恩堂聽百人的演出,被整個聲勢浩大的歌聲及全盲黃彥儒小姐所感動, 心想連全盲者都能來服事神, 我應該更可以,就決定加入,經試音後,被安排在第一女高音,感謝聲部長曉雯帶領教唱我們學會每一首歌。

每年的演出是我最期待的時刻。每次拿到公演DM時,我就開始發送到各學校,醫院等, 醫院是我或陪同家母看診空檔時就去發。如能看到家人能來聽,是我很久的盼望,一直放在禱告中。

    因壽險工作關係,我所接觸的人皆會收到我給他們的演出節目時刻表,除了住家社區有貼公告外,我也習慣在公車或捷運上發給鄰座者演出的DM

    當我在敘述DM內容時左邊及右邊的人都專心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我且在聽我說什麼,只要被我眼睛所「瞄」到,我就當做她()們也想要,就順便發給他們並邀約說:請來聽,它會改變您的思維及生命,讓您的生命不是孤單的。

    DM或邀約也會有被拒絕的時候,起初會很難過,後來都習慣了! 就像保險也常常遇到不需要的客戶,這都屬正常,心中會告訴自已:她們不是拒絕我本人,而是對此事現在不方便,或有不同信仰因素,人人都有接受資訊的自由。當然,司機大哥(包含計程車司機)也不可放過,我都會發DM給他們。   

    去年公演前,有一次在公車上,坐在我旁邊的是個年輕女生,習慣性的我開始禱告,詢問上帝您要我如何向她開口發DM 觀察一會兒,她專注在滑手機,等她不看手機時,我就依照聖靈的感動,遞給她一張演出的DM,她點點頭說好,於是我在背面寫下我的名字及手機號碼。

    18 年來我都如此做,這次比較特別是這女孩將合唱團演出的DM轉送給她媽媽,因她知她媽媽更需要(後來才知因長期照顧病人的媽媽更需要放鬆一下。)

    在懷恩堂演出前十分鐘,我接到陌生電話,原來是那位媽媽告知是女兒給她的資料,問我要不要約坐在一起聽音樂會;我表示我是演出者,約好結束後碰面,就這樣結識這位媽媽A

    有天我問她近況如何? 她說老公長久在大陸工作,身體不適回台就醫已兩年多了,腦瘤已開刀過三次。

     我請求靈糧堂區牧一起去探望,當下A的先生表示要受洗,A在旁邊很高興,事後她的公公知悉後也非常高興,雖然她先生小時候是天主教徒,但長大後都沒去教會。

    10天後,很遺憾A的先生安息主懷。我與區牧夫婦參加追思會後繼續關懷A,希望她也認識主。我安排她參加靈糧堂益人學苑中西料理的烹飪課,希望她早日也可以成為神的兒女,讓她可活得更充實美好,未來在天家也可再與先生相會。

   傳福音是我畢生的責任,回想自已也曾在苦難中度過,快被淹沒的感覺,是很無助也很痛苦,每天就像行屍走肉一般,生活得沒有盼望,在沒有任何經濟、情感等問題下,曾想了結自己, 一首歌說到「耶穌是生命一切問題的解答,耶穌是生命一切黑暗的亮光。將憂傷變為喜樂,將懼怕變為力量,耶穌是永恆唯一的盼望。」

    感謝神讓我認識祂,我的生命更有盼望及力量。聖靈會提醒我傳福音幫助那些在水生火熱中人們。

    我真希望人人都能認識主, 請將重擔難處交託給主吧! 祂是我們的阿爸父。

    感謝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成立讓我們愛唱歌者有地方可以成長, 五,六月是演出月份, 可以讓更多人聽到福音,鼓勵大家可邀請更多朋友來聽我們唱歌,希望我們周圍的朋友有喜樂的生命,更有盼望生命,聰明的您選擇上好的福份,永遠不嫌晚,讓真神來保護您,陪您一生!

 

  小川組/嚴小川

     我是在民國10212月份蒙主撿選受洗的。次年元月赴美舊金山,陪雙親過年。因雙親是標準的佛教徒,尢其老先生更是每日五點多起床就拈香膜拜、頌經,所以正月初一那天陪同他們到廟裡去燒香,我雖陪著卻未拿香,老太太直覺反應說:「你信教了?」

    之後老太太就一直嘟囔:「我們一家都是信佛的,你從小就在佛教家庭長大,怎麼說變就變?」我回說,這是神的撿選,別太在意嘛!倒是老先生沒說什麼,只是當下眉頭皺了下。其實我是「皈依」過的,也難怪老太太不開心。

    104年元月兩老回台過年。老先生回來不小心受風寒,由於已是101歲老叟,一下轉成肺炎情況嚴重。住院期間醫師指出,老人臥床太久恐不易再起來,特別囑咐情況穩定時,要常下床走動,以維護肺功能運動,並防止腿部肌肉萎縮。

老先生住院個把月,我每日向神禱告,祈求上帝能幫老先生下床、走動及返美的願望。

二月,老先生出院返家療養,我特地買了台輪椅接他。因我住公寓三樓,老先生腿力不夠望梯興嘆,勉強同意我揹他上樓。在家中他因還想返美,所以很努力配合撑著walker走路勤練腿力。一週後要帶他回診及辦理他個人事情,出門時我想再揹他下樓,他堅決不要,拄著手杖搖晃的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感謝主呀,他有恢復吔!更奇妙的是下午回家時,他不聽我勸,堅持再一步步撐上去。當下我的感動是,主為什麼那麼神奇,願聽我們這麼渺小的人禱告,讓這躺了月餘的老人可以再站起來走路。

   我們在台的家人,陪著兩老歡樂度過返美前剩餘的日子。

    三月底三弟自美趕來,準備接兩老回去。四月二日晚,家人聚餐歡送,兩老也高興忙著與兒孫合照;三日晚赴機場,我們還特別問櫃台,那位坐輪椅的老先生年歲大能否上機,櫃檯小姐看了眼說,行啊沒問題,我們大夥才鬆口氣。

    四月四日早上才八點半,電話鈴響了,一聽是美國妹妹的聲音,心頭頓時涼了一下,直覺出事了!電話那端只聽到妹妹氣極敗壞的喊著:「老頭子走了!」我說這會兒飛機應還未落地,咋回事呀?她回答說,老三從飛機上打電話來說老先生在飛機上走了,是在用完第二餐、上完廁所之際突然走的。

    當下我腦袋一片空白,怎會這樣?前一天還好好的高興揮手說拜拜!不過一下我突然清醒回來,感謝上帝這不是完成我們請求的願望嗎?老先生肺炎痊癒,並未因臥床太久造成腿部肌肉萎縮;還有飛機尚差兩個半小時才落地,表示已在阿拉斯加附近上空,不是已回到了美國嗎?

    更妙的是三弟在三、四年前,曾問過老先生:「百年後,兩岸三地想擺在那?」老先生左思右想「大陸是幼時成長的老家;台灣是第二個故鄉;舊金山灣區氣候實在太好了。」一直拿不定主意,最後才蹦出一句「我要回到天上去!」老先生在飛機上走了,不是回應了這句話?

    主啊!感謝祢如此神奇地安排,讓老先生走得如此乾脆完美!雖然我們萬般不捨,但我相信這是神所賜的恩典,這不是印證了「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的經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