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愛之家緊急公告
傳愛月刊 2020.3月 載...
傳愛月刊 2020.2月家...
傳愛月刊 2020.1月 潔...
傳愛月刊 2019.12月...
 
宇宙光百人大合唱...
好文章集錦
笑話集
洪温老師聖樂追思...
Happiness 的發音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20.2月家和組  
2020-02-21
  發佈人:J
 

               

從爭勝到得勝  

   家和組 / 溫振華

「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以賽亞書53:6)

起初我想認識基督教的原因,單純是因為和女友慕牧的關係逐漸變得緊張,衝突和摩擦越來越多且越來越大,而這些都是在交往前期沒有特別感受到的,特別是價值觀的部分;在日漸頻繁的相處中,發覺到兩人的距離好像變得越來越遠,似乎快要走到盡頭了……。

而我一直是個重視效率與目標導向的人,我習慣於思考如何用最少的時間完成我想做的事情,而且對我沒有好處的事,我是不會心甘情願去做的。為了近一步去營造「我很厲害」的表象,我開始追求一個一個不同的標籤來證明自己贏過別人。

因著過去在人生道路上算是平穩順遂,大多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再加上周邊人群的推波助瀾,我開始萌生一種「只要是我想要的,我就能做到」的信念,然後內心的自我開始膨脹,例如自大到在寫完考卷後,在姓名欄上署名「神」就交卷,或是在籃球比賽中,我只在乎勝利,不管是否會讓人受傷等等。我當時覺得我能夠掌握自己的人生,我就是自己的神!

    因此回到感情關係中,我的理性開始評估,現在這個感情的僵局,我打算下一步該怎麼做?想要繼續經營這段關係嗎?如果想的話,那要付出多少代價?這個代價我能不能承受、值不值得?

  後來我整理好思緒之後,決定要來試著了解一下影響慕牧價值觀很大的基督教是什麼樣子,因為我想如果一直不了解她的心裡是怎麼想的,這些問題就會沒完沒了地出現,我想要徹底「解決」這些問題!

  就為了這個單純的目的,我開始陪著她去參加主日、聚會、讀經和禱告等教會活動。一開始,我很斬釘截鐵地跟她表明,我只是想瞭解聖經裡面到底講了什麼,為什麼會讓我們兩人的觀念有很多不同,至於受洗這件事,我要等到讀完一遍聖經之後再看看到時候的想法。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16:18

我沒想到這一切都在主的安排當中,因為剛好在我打算開始閱讀聖經之前,我在身體和工作上已經遭遇到一連串的打擊和挫折,然而我依然故我,只想靠著自己想辦法挽回頹勢,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贏得別人的認同。直到感情上開始出現危機了,我才想要來認識基督,但也僅只於聖經的字面意義。

   後來我努力爭取到自己想要的工作和職位,結果發現自己有從中得到一點成就感,但是卻沒有感受到平安與喜樂,龐大的壓力開始讓我喘不過氣,我一直拼命努力去做,但是得到的結果卻仍舊不如人意。我開始懷疑自己過去所堅持的信念怎麼不管用了,也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整個人完全陷入低潮,我好累但是未來好黑暗,只有每天的讀經讓我獲得一點喘息的空間。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篇34:18

  就在我心力交瘁的時候,我去參加一群朋友舉辦的淨灘活動,沒想到頭屋教會的田牧師居然問我要不要到教會工作,我當下只有禮貌回覆:我再想想看。

    但是我在回家之後,一直不斷問自己,為什麼牧師會跟我說這個?為什麼是我?我從來沒有跟牧師單獨聊過天,更不用說我當時根本就沒有要受洗,這樣情緒波動了好幾天,內心也很掙扎,因為這完全不在我的人生計畫之中,我從沒想過會要放棄當時的工作和收入就這樣前往頭屋,真的代價很大……。

    但是慕牧只跟我說,我可以禱告求印證看看,如果真的是上帝的旨意,祂一定會供應!

    就這樣我禱告,也得到印證,因此我遞出辭呈前往頭屋,開始了我意外的旅程-每週五下苗栗到教會工作,每週日的主日結束後回台北;平日接案維生。

    當然過程中真的很累很挫折,也曾懷疑自己的決定,但是感謝主的同在和慕牧的鼓勵,幫助我一步一步磨掉我的驕傲與稜角,也醫治我脆弱的心,讓我知道無論我的過去多醜陋,只要願意抬頭仰望神,祂必張開雙手歡迎我回家。

   「求你指教我遵行你的旨意,因你是我的神。你的靈本為善;求你引我到平坦之地。」(詩篇143:10)

    當然改變是要付出代價的,每當我遭遇到挫折或是打擊,我也很想逃回原來的狀態而不想去面對,但是感謝聖靈一直在旁安慰我,幫助我試著再站起來、往前踏一步,因為只有當我願意放下過去所堅持的驕傲,才能感受到主的愛與大能,只要我願意踏出去,祂就會應許我看到自己想像不到的景色。

    直到現在,我已受洗約一年左右,聖經還沒讀完一遍,也不是很了解神的話語到底講了什麼,但是我清楚知道,生命的主權不在於我,而是屬於創造我的神,我也決定順服於祂,因為祂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求祂帶領我走出曠野,活出祂原本就為我預備好的美好樣式。

    我也深知祂不一定會給我所想要的,但是一定會給我所需要的,而且祂的預備是超過我自己的所求所想。

    感謝主願意拯救我,重新賦予我生命的意義,讓我不再憑藉自己的能力去「爭勝」,而是抬頭仰望主耶穌,相信祂已經為我「得勝」,阿們。

 

 從聽百人  到在百人

 

  家和組 / 沈慕牧

2012年第一次聽到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演出,當時我在台北靈糧堂擔任半職同工,負責每週六生命探索週末派的執行作業。

一如往常地在工作當中,忙著接待、客服及流程安排,像顆陀螺般上下樓團團轉,突然聽見舞台上,容耀老師風趣的主持及團員整齊劃一的歌聲,吸引了我的目光,那首〈沙漠中的駱駝〉抖擻澎湃的旋律,至今仍清晰在我腦海中迴旋。自認歌唱技巧零分的我,就憑著一股被百人感動的衝勁,立志決定要加入百人大合唱。

2014年,如願加入百人大合唱,跟著團員們練習〈真理進行曲〉、〈當答案不夠時〉、

〈星月交輝〉等歌曲。 每一次都有點挫折,因為不熟悉練唱的形式;每一次也都有點進步,因為能享受到音樂當中的「合一」,每每四聲部各自練習後的大合唱,令人心頭感動滿溢。就這樣跟著百人大合唱練習,直到當年底從小帶著我長大的阿嬤因肝癌離世,失去摯親的痛苦,讓我毅然決然地離開台灣,也因此離開了百人大合唱。

2019年,我重拾熱情大聲唱,特別是去年的主題曲〈能拿什麼換生命〉讓我印象深刻。練唱期間短短一年中,歷經職場社會的洗禮、直屬主管及父親的猝然離世,更深刻感慨「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馬太16:26)

對我來說宇宙光百人大合唱像是一個見證,容老師、師母和許多資深團員的故事,像一本立體有聲書,真實讓我看見生命是如何影響生命,把一件事盡力做好、並且持續堅守崗位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2020年,在嶄新的每一年中追隨主的腳步,我不禁讚嘆、數算上帝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憐憫、恩典和愛,祂是使生命改變、建造、操練、醫治的神,使我脫去舊人成為新造的人,使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使我真得自由了!

老爸走後這一年

       家和組 / 傅振瑛

    一年了,好快,老爸安息,已經一年了!

    這一年,我經常想他,三不五時把追思影片拿出來看,邊看邊流淚,老公看到,都會搖頭嘆息:「唉!妳又在排毒()了!」

    特殊節日,會拉著老公到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去看老爸,在他前面說說話,也像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哭著說,我是個沒有爸爸的小孩了!

    最近政治的議題火熱,我也會好像他還在家中一般,用半抱怨、半玩笑的口吻說,哎呀!爸比,看來,又要等四年之後,才能幫您申請旌忠褒揚令了!不要著急啊!

    這一年,我和老公多出了許多自己的時間。每天中午,我終於不需要趕著回家煮飯給老爸吃,可以躺在辦公室的那張董事長椅、閉眼休息,腦海裡卻仍舊回想之前趕回家的狀況;每天晚上,終於不需要想著要煮些甚麼東西,是適合老爸吃的,我和老公愛怎麼吃就怎麼吃,卻發現,每次煮的東西,都像是給老爸預備的;主日早上,終於可以像正常的傳道人一樣,早早到教會預備,不需要等老爸慢慢吃完早餐,慢慢拖延到將近九點才到達,卻每次在台上時,都習慣望著老爸常坐的位置,好像往常一樣,看見他用專注的神情,聽我講道,會後,驕傲地跟我說,我都沒有打瞌睡!

    這一年,還是有機會參加幾場的追思會、安息禮拜,終於不是像往常一樣,想著若是老爸的追思禮拜,我要如何寫故人略歷、我要如何製作追思影片……。而是重新在腦海裡,重新回顧當天安息禮拜的內容,再次告訴自己,老爸現在很好!

    這一年,還有一個事情,是如果老爸在,我根本沒有機會去做的,那就是:陪著媽媽上教會!

爸媽離婚已經將近40年,對媽媽,老爸沒有任何的情感,甚至可以說是帶點反感的陌生人!媽媽近幾年來也接觸其他的信仰,甚至常常到佛堂上課,每天早上,她會line我,告訴我她愛我,並且告訴我,她今天要去上課。但我心中一直期望她也能參加教會的課程,她不排斥,但她住家附近,卻沒有一間教會可以幫助她認識耶穌。

    去年十月的一個主日下午,跟老公一起去五股探視媽媽,居然發現在停車場往外婆家(媽媽現在住在那裡)的路上,新開了一間教會,但當時,教會的鐵門是拉下的。我們很開心,卻也惋惜當天可能沒有機會了解、認識教會的牧者。

    或許是神聽見了我心中的OS,在回家的時候,教會的鐵門拉起,一位姊妹在打掃。我跟老公進去和她聊聊,得知教會是一對美國的宣教士夫婦創立,剛「開幕」三個星期,聚會時間是主日晚上600。我們當下決定不顧身體的疲憊,就是參加晚崇拜,並且鼓起勇氣邀請媽媽前來。很意外的,媽媽沒有拒絕,而教會牧師、師母的熱情,教會活潑的聚會方式,都讓媽媽感到新奇。

    就這樣,媽媽開始參加聚會,甚至願意星期四上午,與牧師、師母一起查經,我們也送她 一本大字版的聖經;星期六上午,由姊姊陪同,參加教會的英文查經班,但師母會現場翻譯,國台語雙聲;主日晚上,則由我和老公,從桃園開車到五股,陪同她聚會。雖然,那是很累的,因為早上、下午的聚會,已經耗掉我許多力氣,但我們願意付代價,相信主動工!

    上個主日晚上,敬拜的時候唱一首詩歌,在人不能,但相信在上帝,祂是可能!我告訴媽媽,以前我根本不敢想她會願意讀聖經、願意進到教會,但現在,她居然坐在我旁邊,跟著我們一起唱詩,這些,都是上帝做成的!媽媽只微笑不語。

    我想,如果老爸還在,一定不會認同我在媽媽的身上花那麼多的心力,因為他認為不值得!但我知道,每個靈魂都是神所看重的,而媽媽,更是我愛的家人,她的靈魂得救,是我心裡極深的渴望!

    老爸,抱歉了!這一點,我無法順著您了,但我相信,現在在天上的您,一定能夠體會神對世人的心意。當媽媽信主,有一天,她在天上與您相會時,請記得,她也是神的兒女,所以,不要對她太兇唷!

    一年過去了,回想這一年,只有更想您。人家說,時間會沖淡一切,我很矛盾,一方面真希望時間這個藥方發揮功效;一方面,又不想真的淡化對您的思念!怎麼辦呢?我又開始排毒()了!

 本尊與分身

      家和組 / 吳世祺 

    凌晨時分,廚房裡傳來悉悉嗦嗦的聲音,我推推身旁的老婆:「老婆,廚房裡有聲音欸,該不會是小偷吧?

    老婆瞇著眼,口齒不清地回答我:「是巧巧在做麵包啦!

    一大早起床,洗衣籃裡已經堆滿了一家人的髒衣服,不用老婆開口,我立刻提起洗衣籃:   「我這就叫阿花去洗衣服囉!

    還有不久前才加入的「蒂蒂」,她每天在室內轉來轉去,似乎忙得不可開交,然而腦袋並不靈光,常常被困在沙發底下搞失蹤,掃地的績效更是乏善可陳。只因為長得清新可愛,還是深得老婆青睞。

   「巧巧」、「阿花」、和「蒂蒂」,都是老婆為她的「機器分身」們取的暱名。當然,老婆也有真人版的「分身」。每當她從菜市場拖了一大籃蔬果回家時,總有一個擅於甜言蜜語的傢伙,匆匆忙忙地自三樓衝下來大聲嚷嚷:「老婆辛苦了,我來我來!

    不過,這樣的甜言蜜語可不是沒有回報的。到了星期三、星期四我必須出門練唱時,或是進入公演的季節後,我的真人版分身也會自動補位,讓我沒有後顧之憂。

      老婆曾經很神祕地對我說,她還有一個隱形的分身,每到夜深人靜時,這位分身就會跳出來說話:「你今天為什麼跟547(吳世祺)吵架呢?事情有這麼嚴重嗎?下次不可以那麼愛生氣,妳難道不知道要順服嗎?」

    老婆有個隱形的分身,我也有!分身和本尊常常互相拉扯辯論,有時真不知該聽誰的好!還好我們都有一位共同的主子,祂才是家裡的真正主宰!

    寫到這裡,我想告訴大家一個秘密:這篇文章,其實是我的分身寫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