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公演場次
2021年4-6月季代禱事...
2021年錄音備忘錄
2021.04.08練唱報告
2021.04.01練唱報告
 
好文章集錦
新年度練唱
歌唱團契報名方式
2/14農曆新年初三主...
為百人肢體代禱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21.1 宗崙組  
2021-02-07
  發佈人:J
 

 退休牧師在百人大合唱

   活得自在精彩

       宗崙組 / 周宗崙

 

    20199月自服事20年的教會牧師事工上退休了。第一次退職是在1995年從高級中學主任教官軍職退役,次年回應神的呼召,進入浸信會神學院接受三年的裝備,1999年畢業,就受聘在石牌浸信會為傳道牧會,同一年也加入了「宇宙光百人大合唱」,一唱唱了21年。

    先後從兩個工作各20年的工作上退休了,我還有個固定的地方可居留,且和一群愛唱歌的人一同被神所用,能以唱歌來傳揚真道,這真是神的豐富恩典,我是滿心地感恩!

退休生活真豐富

   退休可以有機會去旅遊,參加有專車到家接送,所遊憩的地點也都是導遊的「私房景點」。不但飽覽大自然美景,身心靈都得著全然的釋放和放鬆,導遊還用專業的攝影技術為我們拍美照做為旅程的紀念。

    每週都可以找幾天騎自行車漫遊:近的話從石牌的家中騎到八里、關渡及淡水;遠一點的話,可以騎到新店。可以獨騎,也可以邀同好共騎,非常自在與放鬆。

    現在退休後,每週仍會固定參與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練唱,參加這個團體好處多又多,現在一一向各位分享。

在百人的生活發揮人的價值

1. 能唱歌是一件快樂的事,尤其是和一群人一起唱。聽那些唱得好的人,真是享受又感動。

2. 當然有些唱得不太好會走音的人在身邊(有時走音放砲的人就是我自己),可以操練包容和彼此相愛的百人必修學分,結出榮神益人的果子。

3. 百人大合唱是一個能學習到律法與恩慈共存相容的團體。常有一些嚴格的規定,例如違規要

罰錢的規定,雖然有時有人違規了,卻沒有一次在執行罰錢的規定,但是確實是在給人學習有悔改的機會。

4. 百人大合唱中有許多活出有基督耶穌生命見證的人。像洪温老師當跑的路、當打完的仗、當守的道都完成了,如今在天上的榮耀裏了。但願我們都能一直唱到回天家,那真是美好的一生。

5. 常會在百人大合唱唱歌中發現珍珠和鑽石般的笑臉,好像看見了天使。

    愈來愈享受這種能夠服事人、也被人服事的愜意生活。這對退休的人來說,真的是神給的莫大恩典。

 

第三人生發揮利用價值

    善於發揮自己的利用價值,也就是說,上帝讓每個人在人生的上半場累積了很多的經驗與看見,這些都是很好的資產,當我們樂於被神及人所用,這就是很好的傳承。祝福大家都能活出精彩的人生。

 

 

   安靜在主裡                                             

       宗崙組 陳玨伶

 

    一直很喜歡利用月刊上抒發自己在百人大合唱的看見和心情,一方面是為了把平時天馬行空想法做個整理;另外一方面,也利用這機會數算上帝恩典,即使稿件成形過程,像解任務或解鎖某一成就,困難、壓力重重,享受的是在這過程中,和上帝一起同工的感覺。

    時而提醒我,不要只想賣弄自己的文采,更要考慮讀的人的感受,不可將別人的隱私寫上去,但是可以盡情地訴說上帝對你的好。面對事情,真的很多時候都不知道哪來的能力可以完成,但因著上帝的恩典,讓我們可以順利完成,享受完成後心靈所帶來的滿足和喜樂。感謝主!

    面對人生大風大浪時,時刻提醒著我,學習交託、等候、不要害怕,明白上帝不會撇下我,也不會放棄我。有時困難大到自己都無法好好禱告時,我會請牧者或姐妹們為我禱告,靠著主的恩典及代禱,有了面對困難的勇氣和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申命記三十一章6節。

    時而提醒,累了記得歇一歇,安靜在主的懷抱,有一種回到家的窩在心愛沙發的感覺,好軟、好心安。這時刻,無需向外尋求,而是閉上眼,輕輕的把手放在你覺得自在的姿勢,和上帝傾訴,尤其現在我家庭、工作、研究所蠟燭三頭燒,這時刻倍感珍惜及感謝。

   「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三十章15)在人生中的每時每刻,有主的陪伴真好!

 

 

 

 

 

     這一條路

       宗崙組 / 陳惠瑩

   「我走過最幸福的路,是跟隨的路,讓祢的手引導生命的每一步;

    我走過最喜樂的路,是依靠的路,讓每一天交給祢的心來眷顧。

    捨己,卻更加寬闊,放手,卻更加穩妥,

    超乎想像,精彩豐富,我跟祢走的這一條路;

    捨己,卻更加寬闊,放手,卻更加穩妥,

    超乎想像,精彩豐富,我跟祢走的這一條路!

    這是我參加百人大合唱的自選曲,也是我認識主之後的寫照。

 

    時間回溯到50年前,我已經與教會有所連結了!當時的我在北投中央南路的長老教會上幼稚園。每天早上,阿嬤牽著我的手去上學,印象中那是一段每天去跟小朋友玩、等著吃完點心就放學的美好時光。

    之後又在其他教會學日語,聖誕節跟著老師練日語詩歌,也上台表演,現在想想,教會在我的生命中,好像都扮演著教育啟蒙的重要角色。

    但我的生命並沒有因此翻轉或得救,因為我來自傳統宗教家庭,有一個非常愛拜拜的阿嬤,初一十五、逢年過節,她堅信「有拜有保庇,不拜就會出代誌」,所以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基督徒!

    結婚之後,嫁入天主教家庭,脫離「拜拜」人生,光是這一點,就有許多同事羨慕我的輕鬆省事無牽無掛。我開始思索,拜拜好像也拜不出平安喜樂,拜不出關係和諧,更拜不出健康長壽;儘管這麼想,我還是沒想過要進教會。

    2014年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年,在六月底我去了一趟北歐,北歐的夏季,太陽幾乎是不下山的。記得是在芬蘭赫爾辛基一間很特殊的岩石教堂,建築非常有特色,周圍的岩石配上粗獷的鋼筋,自然的採光從圓形的銅製屋頂流瀉下來,我坐在中間排觀賞這一切,心中第一次有股熱切想成為基督徒的衝動。

    越接近北極圈,氣溫越低,每天晚上的陽光都好燦爛,透過雲層直射下來,領隊說這種美景叫作「耶穌光」。在街道上,在湖邊,在飯店的窗臺,只要舉頭仰望,那溫和美麗的耶穌光就在眼前,如今回想,歷歷如繪,這景象,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我堅信,主耶穌應該聽到當時我心中的呼求,所以九月就差派兒子不斷地邀我參加教會的週年慶,到了會場,我瞥見他們桌上有個牌子「真光」,原來那是他們的小組名,對欣賞了半個月耶穌光景象的我而言,好像有了巧妙的連結。

    當天晚上,兒子在臉書上上傳了照片,內文寫道:「這是我媽,今天我帶著家人和我的家人們回家。」乍看之下,我直覺兒子是「頭殼壞去」,說甚麼帶我回家?說也奇怪,兩週之後的一個星期日早上,心裡有股很強烈的好奇心揮之不去,想去教會看看,於是我主動打電話給已經到達教會晨禱的兒子,這下子反而是他嚇了一跳。

    開始穩定聚會的我,也開始了一連串的生命學習之旅,學習如何開口禱告,學習靈修與跟聖經有關的知識,學習團契生活,學習開始服事……當鐵齒的我見證許多次的禱告皆神奇地蒙應允,當自以為是的我讀到耶穌的故事而受到感動,彷彿我的心中也有了答案,在我眼前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從祂而來的溫柔與慈悲,智慧與話語,讓我開始有了認錯悔改的心,我願意謙卑來到祂寶座前俯伏敬拜,我願意讓祂來帶領我,我願意聆聽並順服神話語……神也給了我最珍貴的禮物,那就是---心中的平安與喜樂,這是多少人窮其一生追求不到的無價之寶,我竟能如此白白得到,何等恩典!

    約翰福音1010 : 「……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相信,這一條與主同行的路,一路上會有更美好的風光景色等著我去欣賞與體會。

 

 

 

 

 

容長老請吃飯

   好吃嗎?

        宗崙組 / 周宗崙

 

    202010月某週傳愛之家教會的主日崇拜結束,容長老過來問我有沒有空,因為他要請講道的牧師吃飯,請我做陪客,當然要答應囉!因為那位牧師是我神學院的同學,一方面可以彼此分享信仰生命的故事;另一方面有好吃的可以吃,好事成雙。

    過沒幾天的下午五點多,我正在吃我的粽子晚餐,接到玉珠電話,說容長老要請我吃飯,就在今天晚上六點半,地點在大安區。

    一個鐘頭前才來邀請你吃飯,太不正常了,我要弄清楚,就問請吃飯有何目的,她不說,我再問有哪些人被邀請,她也不說;真是奇怪,但我知道一定是有事情,不方便明說。

    我就答應去,準時趕到,有近十位傳愛之家的弟兄姊妹在座上,大家都吃得很開心,末了容長老終於說出今天請大家吃飯的用意,讓大家發表意見,最後當然也請我說一說我的看法。這餐飯沒有白吃。

    接下來的星期一早上要出門辦事前,接到容長老的電話,問我今天或明天哪一天方便,要請我吃飯,我說有事就直接說吧。他說沒事,單純吃個飯,大家聊聊天。正好我辦完事就在大安區,又給容長老請了一次。當然不會沒事請吃飯,是有一點小小的事情,請大家一起來關心一下而已。

    這裏有一個小插曲,原先我們要去吃的餐廳,門口已排了一長排,我們就改到附近一間巷子裏的典雅餐廳,這間餐館菜好吃,也安靜(整個午餐時段只有我們兩人)

   不到半個月,被請了三次,我當然也想要回請一下,也是利用傳愛崇拜結束,我邀了一些人吃飯,有些是容長老想邀的人,有些也是想請容長老吃飯的人,只是不好開口;總之我把大家都有期待的人聚在一起,真是吃喝都快樂。

    各自回家之後,我收到容長老的道謝簡訊,說大家可能太熟了,有時開玩笑開得過頭了,請我原諒。想一想,原來容長老說,今天要吃定周牧師了,他替我點了許多大家都愛吃的好料理,使我很有面子,如此而已吧。

    第二天星期一,又接到容長老的邀請,晚上在上週我們兩人吃過的餐廳吃飯,這麼好的餐廳,當然要請好朋友來吃飯,當晚我和容長老都點了德國豬腳,真是好吃。可是當晚餐廳,只有我們這一桌四個人而已。

    隔兩天星期三,吳將軍和高長老有事要找我商談,約在上午十點見,談到中午還要談,那先要吃個飯吧,我建議去小巷子內的餐廳吃,理由是:一、不太貴,二、安靜方便談話,三、菜好吃,四、不要讓這間好餐廳倒了。

    大家同意了,而且將軍說話了,這餐由他請,理由是他最年長(他不是用將軍身分來壓我這個中校)

    我們到了餐廳,居然容長老也在裏面請百人大合唱的同工吃飯,我們講好各自付,但最後還是被容長老付了。我有點不滿意容長老和將軍爭搶做好事,爭蠃了將軍,我有點不服氣,容長老在簡訊中回我說:「因為我是個蠻不講理的人,而且我是已立了遺囑的人了。」

    這是我不容易學的功課。對!就因你是立了遺囑的人,當你回天家時,會把遺產捐給教會,所以我要你現在少花錢,多留下一些錢,將來好多捐一點給教會。阿們!